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雷佳音-唐玄宗专宠杨贵妃,但对她的性情有两次深恶痛绝,将其驱逐出宫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61 次

唐玄宗对杨贵妃的专宠,逐步养成了她恃宠固执、悍妒反常的性情,以至于使玄宗深恶痛绝,两次将杨贵妃驱逐出宫。具体状况如下:

第一次风云发生在天宝五载(746)七月,史载:“贵妃以微谴送归。”(《旧唐书杨贵妃传》)另据(新唐书》、《资治通鉴》记载,杨贵妃是因“妒悍”而“不逊”,即出言顶撞了玄宗,致使玄宗一时难以忍受,遂将她送归堂兄杨铦府第。杨铦事前没有得到一点风声,贵妃的忽雷佳音-唐玄宗专宠杨贵妃,但对她的性情有两次深恶痛绝,将其驱逐出宫然被遣送回来引起了全家的惊恐不安,并在一切的杨氏诸家中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。

杨贵妃被送出宫后,玄宗整天闷闷不乐,“比日中,犹未食,左右动不称旨,横被棰挞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215)。可见晚年的唐玄宗对杨贵妃眷恋到何种程度,他们之间简直寸步不离,所谓“行同辇,止同室,宴专席,寝专房”(陈鸿《长恨歌传》)。玄宗因一时愤慨将她逐出宫后,当即就感到孤寂难耐,但又欠好反复无常立刻把她接回来,所以只好把气全撒在了左右之人的身上。

只要跟从玄宗多年的宦官高力士深知皇帝的心思,所以主张将贵妃的供帐、器玩、等全部装车,送到了杨铦家中,表明皇帝依然持续关怀着贵妃的起居日子,使严重的气氛平缓下来。玄宗立刻指令照办。当天下午这些东西就被送到了杨铦家中,杨氏宗族中人见此状况,无不欢天喜地,严重的心境这才松弛下来了。接着高力士又主张把贵妃迎回宫中,玄宗早就等不及了,一听此言,立刻赞同,于当天夜里打弛禁门,命人将贵妃迎回宫中。一场雷佳音-唐玄宗专宠杨贵妃,但对她的性情有两次深恶痛绝,将其驱逐出宫风云就这样停息了。

有一种说法,杨贵妃的悍妒是由于梅妃的得宠。有一本书叫《梅妃传》,无名氏所撰,说梅妃姓江,名采苹,由于她多才且貌美,也深受玄宗宠爱。其实历史上并无梅妃其人,这本书也是后人的附会之作,缺乏为信。

杨贵妃的第2次被遣送出宫是在天宝九载(750)二月,据《开天传信记》一书记载:“太真妃常因妒媚,有语侵上,上怒甚,召高力士以辎軿还其家。妃懊悔号泣,抽刀剪发授力士日:“珠玉珍异,皆上所赐,缺乏充献,唯发爸爸妈妈所生,可达妾意,望持此伸妾假如慕恋之诚。”上得发,挥涕悯然,命力士召归。”

另据《资治通鉴》卷216记载,杨贵妃顶撞了玄宗后,玄宗遂命人将其送归家中,至所以谁送她的却没有记载名字。新旧《唐书》也是如此。后经户部郎中吉温劝说后,玄宗又懊悔了,遂派中使赴其家探视,贵妃剪发请中使带回,玄宗遂命高力士将其接回,“宠待益深”。 吉温的出头劝谏,是受杨钊的托付。当杨贵妃第2次被送回家中时,杨氏全族惊恐不安,他们的荣华富贵全仗杨贵妃一人,假如由此失宠不复召回,那么杨氏宗族从此就坠入万丈深渊了。

在这种状况下,杨钊只好与吉温协商对策,这才有了上面的一幕。杨钊由于在这次风云中调停有功,加之具有必定的就事才能,因此遭到玄宗的欣赏,遂赐名国忠。

杨贵妃由于妒悍而两次被送出宫中,到底是谁引起了她如此之大的妒火呢?史书中没有清晰记载,可是从种种痕迹来看,这个人很可能便是虢国夫人。虢国夫人美貌绝伦,并且长时间雷佳音-唐玄宗专宠杨贵妃,但对她的性情有两次深恶痛绝,将其驱逐出宫孀居,早年在西蜀时就与其堂兄杨钊勾搭在一起,到了长安后,在诸姨中她最受皇帝的恩宠,因此也最为骄奢淫逸。唐人张祜的《集灵台》诗中写道:“虢国夫人承主恩,黎明骑马入宫门。却嫌脂粉污色彩,淡扫蛾眉朝至尊。”泄漏出了虢国夫人与唐玄宗之间存在的隐秘联系。

玄宗与杨贵妃每年冬天前往华清宫时,杨氏姐妹也常常一起前往,其间虢国夫人每次也没有落下过。杨贵妃第一次出宫风云往后,玄宗特别请客诸杨,却雷佳音-唐玄宗专宠杨贵妃,但对她的性情有两次深恶痛绝,将其驱逐出宫回避了虢国夫人,明显是为了照料杨贵妃的心情。

总的来看,唐雷佳音-唐玄宗专宠杨贵妃,但对她的性情有两次深恶痛绝,将其驱逐出宫玄宗对杨贵妃的恩宠程度现已超过了武惠妃,他们之间除了过着奢华奢华、花天酒地的日子外,还常常四处游乐,歌舞助兴。在华清宫还专门为杨贵妃建筑了汤池,人称贵妃池,也叫海棠池。此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现已开掘,呈椭圆形。

杨贵妃喜食新鲜荔枝,玄宗命令从岭南快冒菜马传送,唐代诗人杜牧的《过华清宫绝句》三首中有一首专门写到了这种状况。所谓“长安回望绣成堆,山顶千门次序开。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,用来挖苦这种劳民伤财的行为。

不过,杨贵妃尽管备受恩宠,日子奢华,但她却不是一个权利欲很强的女性,在史书中也很少见到有关她于预政事的记载。尽管杨氏宗族中人,尤其是杨国忠擅权擅政,做了不少病国殃民的事,但这些却与杨贵妃并无直接的联系,更多仍是要唐玄宗负这个职责。自唐代以来,历代都有不少人对女色误国之事多有批判,对杨贵妃也多有微词,这些都是没有道理的成见。客观地看,根子还在唐玄宗身上,把职责推到一个女性身上,是一种陈旧的观念。